正在阅读:临泉文泉公园200年古树林秋色醉人
分享文章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 猜你喜欢 / 正文

11文章频道通栏广告.png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临泉文泉公园200年古树林秋色醉人

转载 超级管理员2022/11/02 09:26:38 发布 来源:临泉县青年志愿者协会 作者: 14761 阅读 0 评论 693 点赞



临泉文泉公园

200年古树林

秋色醉人



   10月29日,临泉光明南路与文泉公园交汇处桥南头路东侧的南湖畔,一片200多年的古黄檀群迎来了文公园建成开放后的第一个醉美秋色最佳观赏期。连日来,这片林子由绿色逐渐变成红色、黄色等色彩斑斓的多彩景观,令游人连忘返。

    这片林子位于临泉县体育中心南侧1公里处柴张庄北侧,南邻庐阳大道,西靠光明南路,东依南湖。

近日,一批志愿者来此参观,对环保志愿者讲述的临泉古黄檀群受到保护的故事深深赞叹!

美景:多彩古树林,41棵生灵展示最美秋色

    位于湖畔的这片树林郁郁葱葱。41棵古树,以檀树为主,包括黄檀、乌桕、砦树、枣树等等,大都笔挺直立,挺拔秀气,高度约15米左右,枣树、砦树约4—7米高。树围,最大的1.56米,最小的0.43米。有一棵枣树“寄人篱下”,夹缝生长,不见长,树围只有0.36米,4米高,但是树龄不小了。 

    仅靠林子有一条刚修的环湖观光小路通过,林子的秋色美景吸引着南来北往的游客驻足观看。从10月下旬开始,古树林的秋色美景每天都发生着奇妙的变化。从南面向北看去,树叶逐渐变黄,而且黄中泛红。西南角,两枝向南伸展的檀树枝类似黄山迎客松,像一双伸出的“手臂”朝着柴张庄方向眺望,“欢迎”着前来的游客,“胳膊上”美丽的红、黄树叶像是穿上了靓丽鲜艳的花衣服。

    东南角,一棵古树的躯干呈螺旋形盘旋向上仰看像一条昂首向上的龙,直冲云霄,激励人们奋发向上。

    林子的最东北角,一棵粗大的乌桕,面向东北倾斜着树干眺望和亲吻着南湖、临泉城区,红彤彤的树叶格外迷人,恰似红衣玉女眺望城、湖之美;而早晨,伴着晨雾一轮红日冉冉升起,这位红衣“玉女”又去“亲吻”东方湖面上的大红球太阳。

   从北面向南看去,乌桕树的绿叶中,开始是逐渐泛出几片红叶,而且每天增多,直至整个树冠呈现出一片红色的大伞状。每年的11月3日前后,金黄的檀树叶、深红的乌桕叶几乎顶满了所有的树冠,呈现出最佳观赏期的醉美姿色。



   林子中还长着大叶攀爬植物结下的一个个鸡蛋大的果果,青色的呈圆形,长着葫芦般的花纹,熟的呈椭圆形,红彤彤的,令人眼馋。

 

   有一棵灌木状的古树,树干不高,但是结出的红果果相似红玛瑙,也非常迷人;不过,今年,不知何因这棵古树没有结红果果。

 

   随风飘落的红色、黄色树叶,伴着林中一阵阵的鸟鸣声、孩子们的喜气玩耍声,令人心旷神怡,飘飘欲仙。这里可以称得上临泉当下最佳赏秋点了!

   溯源:柴姓人家祖上传承,年长的古树有200多岁树龄了

   这几年在光明路南延和开挖南湖及建设文泉公园中,方圆数百亩地方,原有的建筑和杂树全部被拆除、拔掉,都进行了新的绿化美化,只有柴张庄这片小林子作为“宝贝疙瘩”被破格保留。

   这片林子原来是谁家的?有什么来历和故事?

   临泉县青年志愿者协会的环保志愿者为这片林子的来源和保护,跟踪调查和前后奔走了四个年头。

 

   志愿者在走访中得知,这片林子的原主人叫柴灯岭。2019年夏季,66岁的柴灯岭说,这些树是他爷爷的爷爷的长辈传下来的,从他小时候记事以来,这些树都没有长多少,发芽晚,生长很慢,但是材质很结实。同年11月3日,时年86岁的村民柴灯科老人告诉志愿者,听老辈子人说,这里的柴姓人家是明朝从山东移民过来的。当初,柴家借钱买了张庄村张姓人家480亩地,作为宅基和树林,后来又陆续栽了一些,并把新开的村庄与张庄村合并为柴张庄至现在。这里的古树,至少也有200岁树龄了。



    柴灯科打趣地说,檀树有个“假死”的特点,有的树一年半载不发芽,像是死掉了,实际上树皮还青着呢,想不到什么时候它又长出了新叶子,这样的情况常看到。

 

    柴灯科老人回忆说,俺小的时候,经常来这里乘凉、捉迷藏。原来,这个树林小洲的周围是水塘,人们经常到这里下水洗澡游泳,秋季来这里欣赏不断变幻的树叶美景。柴家人还记得,过去,孩子们每到秋季就到这里扫树叶带回家烧锅过饭,说是檀树叶子厚,耐烧火。

 

    保护:环保志愿者奔走呼吁,使古树林在城区开发建设中得以保留

    几年来,在临泉县城南新区开发建设中,这片林子经历了什么波折?临泉县青年志愿者协会的环保志愿者为林子的保护发挥了重要作用。

    2017年,临泉县青年志愿者协会的环保摄影志愿者,在田桥街道柴张庄的村后发现了这片古树群及其醉人秋色。当时,面对正在进行的城区光明路南延工程及临泉其他项目开发建设的逼近,这片偏僻、外界很少有人知晓的林子由于没被纳入保护范围和工程项目建设规划,随时面临着被铲除的危险。从此开始,环保志愿者便开始了保护这片古树群的行动。

    为了摸清林子情况,志愿者协同林子的主人,自北向南,对每棵树都编了号,注明了树名,用红漆把编号写在树干上,测量了树围,目测了高度,并作了详细记录,把情况上报县林业局,经常去古树林巡逻,以防受损。

当时,树主柴灯岭已患了重症,他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还经常艰难地来到树下,再看一眼林子。能否保护住祖上栽下的古树,成了他最放心不下的事。2019年10月17日凌晨,他带着最后的念想和疑虑离开了人世。看着轰鸣的施工机械距林子越来越近,柴灯岭的长子柴义山站在古树林里难过地哭了:“这些古树,传到今天有人老好几辈了。如果毁掉了,俺咋向过世的老爹说呀.......”

    从2018年夏季开始,柴义山已向省林业厅联系,申请这片古树林保护。县林业部门前去勘察,并多次过问,表示给予支持,但指出,难的是南湖开挖和公园建设项目已开始实施,这片古树林保留能否补充到项目规划中去,心里没有底,需要与规划、住建等相关部门协商一致后,才能确定最后是否把这个林子留存下来给予保护。  

    明白事理的村民柴灯岭生前多次安排过家人:“无论如何,咱不能影响国家的发展和建设规划。在情况可能的条件下,盼望能保护住这片古树林子。”柴灯岭的老伴、69岁的李兰英这样盼望,恁大一个临泉县,哪能缺少这几棵古树蹲的地方呢?古树能传承和守护到这一代,很不容易。一旦被毁掉了,就再也没有了念想。盼望能守住老辈子传下来的绿色乡愁。

    环保志愿者积极向上反映,多次与林业、住建、生态环境等部门联系,邀请他们现场考察,期待进行保护,得到了一致支持。志愿者们采写了《200年古树林:秋色醉人,亟待寻求保护》的稿件,寻求媒体支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片林子的命运引起了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县主要领导指示有关部门快事快办,联合办公,现场协调,一定想办法留住这片绿色乡愁!

 


    2019年11月下旬,临泉县林业局正式给这片林子树碑,设立了“临泉县古树保护牌”,并起名为“古黄檀群”。临泉县古黄檀群名正言顺地被补入到南湖开挖和文泉公园项目建设规划,并且做到了项目工程建设与古黄檀群保护达到和谐一致、相互协调。

   这片林子大体是南北方向排列,林子被立碑保护以后,鸟儿也多了。林子中央南北筑起了3个大鸟巢,多种鸟儿都来“歇脚”、“借宿”、聚会、观光。古树林增加了一片群鸟欢乐的生机。

    如今,这片古黄檀群已成为建成开放的临泉南湖和文泉公园中一道别有特色的历史生态文化景观和醉美秋色风景线。



图文:郭金山 郭丹阳

编辑:徐玲雪


已有0人点赞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